訂閱 《月旦醫事法報告》,贈《精神醫學事典》1本

醫療常規與臨床專業裁量的法院實務觀察──以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6890號刑事判決為評析核心

文章發表:2021/06/25

甘添貴、翁松崟

壹、前言

醫療領域於近年來雖已有許多突破性發展,但對於人體構造、致病機轉等仍有許多未明之處,再加上每位病人的個體差異,使得醫師往往只能根據診療時所能得到的有限資訊,以試誤(try and error)的方式作出判斷,故有論者將醫療行為稱為「藝術科學」(artful science),而非「精密科學」(exact science)。而在診療時,因客觀醫療知識有限性及病人病情資訊有限性的影響下,醫師對於每位病人的病情診斷勢必無法完全正確;即使診斷正確,亦可能於治療或手術過程中出現副作用或併發症,是以醫療行為必然存在一定風險。

此種風險即刑法學中所稱的「容許的危險」,常涉及刑法上「過失」的認定。而何種醫療行為伴隨的風險,如何認其為容許的危險?此一涉及專業且高度抽象的問題,往往為法院最頭痛的所在,亦常為醫界與法界間爭執不休的源頭。

長期以來,法院在認定醫療疏失時,常以「醫療常規」作為認定有無疏失的判斷標準。若醫療行為符合醫療常規,即便其所附帶的風險實現,該醫療行為的風險亦為刑法所容許,而不將其論以過失。

例如,臺灣高等法院97年度醫上訴字第5號刑事判決即表示:「行為人所應具有的注意程度,應依客觀標準認定之。此之客觀標準,係指一個具有良知理性且小心謹慎之人,處於與行為人同一的具體情狀下所應保持的注意程度。就醫師言,應以『醫療成員的平均、通常具備的技術』為判斷標準。在我國實務操作上,則以『醫療常規』名之。苟醫師以符合醫療常規的方式對病人為診療行為,即難謂其醫療行為有何未盡到注意義務的情形,自不能以過失犯相繩。」


免費搶先看→登入

月旦匯豐學院



月旦系列雜誌

月旦知識庫

月旦講座



數位整合服務
產品服務
讀者服務專線:+886-2-23756688   傳真:+886-2-23318496   地址:臺北市館前路28號7樓

Copyright © 元照出版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轉貼節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