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照


圖書

法律圖書
代理總經銷

優惠活動


元照: 法律學習.研究

全球衛生法

全球衛生法

【作 者】Lawrence O. Gostin
【審 閱】楊秀儀
【校 訂】劉汗曦
【書 號】 5J009RA
【出版社】 元照出版公司
【出 版】 2017/11
【版 次】 1
【ISBN/ISSN】978-986-255-993-2
【定 價】680
【特 價】612
 
 
 本書簡介

  對於想從法律、國際關係、公衛觀點來了解全球衛生的讀者來說,欠缺一本提綱挈領的教科書作為敲門磚,一直眾人在廟堂之外卻難窺其妙的阻礙與遺憾。這本由Gostin教授所著、Harvard大學出版社(英文)、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簡體中文)與元照出版公司(繁體中文)合作下的新書,正好為眾人填補了這個缺口。
  本書也特別適合法律學院、公衛學院、醫學院、以及醫務管理、國際關係、政治系所的老師與學生,作為其了解全球健康與危機、全球衛生機構、國際法規、人權與正義等議題的最佳參考讀物。

 
 圖書目錄

推薦序/羅昌發/前-1
推薦序/吳全峰/前-3
Preface(英文)/Lawrence O. Gostin/前-5
序 言(譯)/前-9
中文繁體版序/楊秀儀/前-13
前 言/前-17

全球健康的故事:傾聽年輕人的聲音/1
第一部分 全球衛生的失敗及其後果──當今全球化世界下之健康不平等
Chapter 1 全球衛生正義──走向健康平等的改革日程/13
.重新定義「衛生援助」概念/19
.共同的義務:健康權和不斷強化的框架/20
.世界健康未來的四個定義性問題/23
Chapter 2 全球衛生危害──需要全球共同採取行動/34
.全球化和傳染性疾病的傳播:人為和可控制的/36
.傳染性疾病的跨國傳播/41
.從傳染性疾病向非傳染性疾病的流行病學轉變:低資源國家的雙重負擔/46
.一個受傷的世界:全球傷害/48
.國際貿易與商務:安全的食品、藥品和消費品/53
.全球化的利益和負擔/60
Chapter 3 健康的全球治理大潮流下的全球衛生法/67
.國際法扮演的角色/69
.國際衛生法:世界衛生組織的規範標準/72
.健康作為一項基本權利/75
.相互關聯的國際法律制度/77
.國際法和國內法的相互關係/78
.健康的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 for Health)/79
.良好治理的普世價值:管家職任(the responsibilities of Stewardship)/81
.健康的全球治理之六大挑戰/84

第二部分 全球衛生機構
Chapter 4 履行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承諾/97
.首位全球健康領袖的誕生/98
.治理結構:成員、機構和權力劃分/100
.里程碑:從根除疾病到建立衛生系統/104
.《世界衛生組織憲章》:一個規範性機構的發展性視野/113
.WHO之革新議程:確保WHO未來領導力的建議/124
.總結思考:WHO內的系統性緊張狀況/136
Chapter 5 新舊機構──從世界銀行到全球基金、全球疫苗免疫聯盟及蓋茲基金會/143
.第一階段:一個卓越的WHO/145
.第二階段:世界銀行的崛起/148
.第三階段:合作夥伴關係的時代/158
.第四階段:未來的全球衛生機構/186

第三部分 國際法與全球衛生
Chapter 6 《國際衛生條例》──因應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202
.《國際衛生條例》(2005)之前身/203
.《國際衛生條例》(2005)/208
.WHO的角色作用與多部門關係/223
.A型流感大流行的經驗與教訓/227
Chapter 7 《菸草控制框架公約》──全球對菸草的反應/233
.從科學發現與業界混淆到社會動員/237
.《菸草控制框架公約》/241
.菸草大戰:全球化、投資及貿易/259
.菸草控制的最終決戰:通向沒有菸草的世界/267
Chapter 8 健康與人權──人性尊嚴、全球正義與個人安全/279
.健康和人權:從衝突到協同/281
.公民和政治權利與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雙重標準/282
.國際人權法:基礎/283
.最高而能獲致之健康標準的權利/294
.區域人權體系/297
.國家憲法中的健康權/300
Chapter 9 全球衛生、國際貿易和智慧財產權──面向南半球的公平貿易/312
.世界貿易組織(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314
.WTO與健康相關之協定/324
.國際衛生協定對貿易的影響/337
.杜哈發展回合與WTO的未來/339
.國際衛生與貿易間的平衡/342

第四部分 地平線上──全球社會正義之尋求
Chapter 10 「走向零愛滋」──愛滋病大流行中的科技創新、社會動員和人權問題/350
.愛滋病的社會建構/353
.社會動員:公民社會的巨大潛力/359
.愛滋病大流行之治理:千禧年全球愛滋病機構組織/366
.科學與政策:稀缺資源的合倫理分配/377
.反思過去,面向未來/387
Chapter 11 衛生工作者的國際移徙──一個令人不安的全球不正義實例/397
.人力資源不平等:健康危機的嚴重程度/398
.國際移徙的驅動力/400
.全球正義:在目的國、接受國和衛生工作者之利益間取得平衡/404
.全球治理:世界衛生組織行為守則/405
Chapter 12 大流行性流感──全球衛生安全案例研究/417
.流感的簡史與說明/418
.流感的防備和因應:治療和公共衛生對策/425
.《大流行性流感防範框架》:病毒共享和利益獲取的創新性協議/432
.受關切的雙重用途研究(Dual Use Research of Concern):在生物安全時代下的流感/436
.全球衛生正義:創新治理的迫切需要/439
Chapter 13 非傳染性疾病的「無聲」蔓延/446
.一個悄然擴張的流行病/450
.以國內的法律與規範作為預防非傳染性疾病之工具/459
.跨國反應的彙集/466
.無法接受的現狀/475
Chapter 14 想像一個具備正義的全球衛生/482
.全球衛生看起來該是什麼樣子?/483
.具備正義的全球衛生看起來該是什麼樣子?/492
.我們應該怎樣實現具備正義的全球衛生?/497
.抓住全球衛生機遇/508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
Lawrence O. Gostin
現 職
美國喬治城大學University Professor暨歐尼爾全球衛生法講座創辦人
世界衛生組織公共衛生法暨人權協調中心主任
美國國家科學會會員


審閱者簡介
楊秀儀
現 職

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副教授
學 歷
美國史丹福大學法學博士


校訂者簡介
劉汗曦
現 職

美國喬治城大學法學院博士候選人
美國食品及藥物法雜誌博士級編輯
學 歷
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序 文

推薦序
  我們談到公共衛生,通常想到國內問題,諸如食安、流行病、菸害控制等。比較沒有被國人討論的是公共衛生的國際議題。由國際層面而言,公共衛生的探討角度不同;廣的來說,包括健康權(屬人權議題的範疇)及全球衛生正義(涉及弱勢國家健康資源缺乏問題)等;具體來說,包括如何對各項公衛議題制定國際規範,以及如何進行公衛的國際合作等。很難得,在國際上有一本全球衛生議題的巨作“Global Health Law”的出版,也非常高興看到這本書正式翻譯成中文,在臺出版。這讓我看到國內學界及出版界的慧眼,體認到這本書重要性。
  本書是從國際層面,探討現今全球治理下,所產生的問題,包括對全球衛生的危害,需要全球共同採取合作與一致行動,以及必須建立國際衛生規範的原因(本書第1章至第3章);現今全球公共衛生治理機構(特別是世界衛生組織)的運作所面臨的各項挑戰,以及與NGO甚至部分營利機構建立全球衛生夥伴關係的必要(本書第4章及第5章);流行病及菸草有效控制的特殊問題(本書第6章及第7章);健康權(特別是弱勢國家人民的健康權)的保障(本書第8章);國際貿易與智慧財產權所涉及的公共衛生議題(本書第9章);愛滋病消除所涉及的安全、貿易、智慧產權、文化、政治等問題(本書第10章);衛生工作者國際遷徙所產生的不正義問題(本書第11章);大流行性流感的案例研究及其對機制建立的反思(本書第12章);非傳性疾染病(慢性病)所帶來的危機與處理機制(本書第13章);健康全球治理所應具有的正義內涵及應有的法律架構(本書第14章)。
  閱讀本書,很容易感受作者Lawrence O. Gostin教授,對弱勢國家與弱勢族群充滿關懷。這位全球衛生法先驅所倡議的全球衛生治理與全球衛生法,以健康權及衛生正義作為核心內涵與指導準則,很有啟發性。國際機制上,如果對弱勢國家的公共衛生以及弱勢者的健康有較為周全的照顧,則國際衛生問題已經解決了一大半。這本書對於公共衛生領域的實務界與學界,提供完整的架構,使其可以從較宏觀的角度,瞭解及反思現行國際的機制。此外,其所探討的諸多個別的公衛議題,也對國內的公共衛生治理,有指導的作用。
  本書的譯者劉汗曦先生是Gostin教授的學生,學經歷豐富,同時具有法律與公共衛生的背景,目前是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博士生。是非常難得的人才,也是以精確的中文翻譯,傳達Gostin教授理念的最佳人選。


羅昌發
2017年10月


推薦序
  全球健康治理〔global health governance,Lawrence O. Gostin教授在本書中採用「健康的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 for health, GGH)作為不同取徑〕在國際交流與貿易日漸頻繁、世界組織結構之變遷與互動愈趨複雜之情形下,因人類健康影響因素變化,而面臨越來越多之困境與挑戰,包括衛生資源短缺、衛生議題設定偏差、缺乏領導力及問責性(accountability)、計畫成效評估不易等問題,導致健康危害(ill-health)與健康不平等(health inequality)等健康人權(human rights to health)侵害狀態一直無法改善。
  為有效處理此複雜且遠非單一國家可獨自處理的全球議題,近年來全球衛生法(Global Health Law)廣受國際社會與學界重視。而Gostin教授(美國喬治城大學O’Neill Institute for National and Global Health Law創辦人暨中心主任、美國國家癌症諮詢委員會委員、世界衛生組織公共衛生法暨人權協調中心主任,並受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任命擔任多項重要職務)作為此新興國際法領域之重要倡議者(同時亦為公共衛生法之傑出學者),對於如何利用法律作為工具,重新建構全球健康治理之基本框架與規範,有精闢、深入且全面的見解;而其所主張之「全球衛生框架公約」(Framework Convention on Global Health, FCGH),跳脫傳統聚焦於微觀健康議題之討論方式,改由宏觀角度理解全球健康治理發展之嘗試,更是重塑全球衛生法體系架構之重要理論。
  就公共衛生法而言,因其宏觀且內涵多元之特色,往往使得相關法律議題具有複雜性與前瞻性,亦使得公共衛生法逐漸從傳統法律規範(如民法、刑法)之副產品,逐漸發展成為一套具完整獨立理論體系之法律專業學門;而全球衛生法納入更為複雜之國際關係、跨國貿易、健康人權、全球正義等要素,其理論論證與政策實踐之難度自可想見。
  本書為Gostin教授在全球衛生法領域的集大成重要著作,其深入淺出並搭配具體實例之介紹方式,不僅能使讀者一窺全球衛生法之框架與內涵,亦可在Gostin教授所建構之體系化、條理化架構下重新思考全球健康治理之困境與可能解方。本書首先展示全球健康問題惡化(如健康不平等、傳染性疾病跨國傳播、健康與貿易衝突)與既有全球衛生機構效率不彰等問題,並藉此帶出全球健康治理下之多樣議題(如傳染性疾病防治、菸草控制、健康人權、藥品智慧財產權)與國際法規範之鏈結,進一步驅策發想全球衛生正義(global health justice)實現之基礎問題。
  作為全球衛生法學研究之後進,雖有機會多次親炙Gostin教授之學說並與其討論,但每次閱讀本書,仍能從其廣泛且系統性的論述中有不同之感想與收獲,包括如何在全球健康治理架構下,透過條約或協議之國際法形式,確保健康人權促進之財源與經費、界定國家保障健康人權之責任、調整全球健康治理之安排、建構全球衛生正義體系。而Gostin教授謙遜之態度與淵博之法學素養,與其將健康哲學充分融入生活的態度(腦海中仍能浮現其活力充沛、飲食節制且喜愛綠茶的形象),更是令人折服。相信本書的出版,除能提供國內全球衛生法研究之重要素材,亦能使社會更加認識這位全球衛生法巨擘。


吳全峰
2017年10月


Preface
  The world faces deep and complex health hazards that urgently require innovative solutions. Infectious diseases have devastated the planet since time immemorial, from ancient diseases such as smallpox, leprosy, and tuberculosis to more recent plagues such as HIV/AIDS, hemorrhagic fevers (e.g., Ebola) and mosquito-borne infections (e.g., malaria, dengue, and Zika). While modern science and medicine have made great strides in preventing and treating infectious disease, the world is experiencing a menacing threat of antimicrobial resistant organisms that threaten to unravel many of the scientific gains. At the same time, global climate change is exacerbating health risks of every kind.
  Fast moving pathogens such as novel influenzas, SARS, and Middle Eastern Respiratory Syndrome (MERS) pose major risks to global health security. The recent epidemics of Ebola in West Africa and Zika in the Americas underscore the human, social, and economic hazards posed by novel infections in a highly globalized world. Asia, in particular, remains uniquely vulnerable to infectious diseases stemming from highly concentrated populations and intense animal/human interchange. There is, for example, the ever-present threat of a large outbreak of novel avian or human influenza.
  In the last decades, many regions of the globe have experienced an epidemiologic transition to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NCDs), such as cancer, cardiovascular disease, diabetes, and respiratory disease. There are common risk factors that have spread rapidly due to the forces of globalization,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s, and the harmonization of culture and lifestyles. Poor diets and sedentary lifestyles have led to overweight and obesity, while tobacco use has posed unique risks to smokers. Many of these unhealthy lifestyle risks were once heavily concentrated in higher-income Western countries. But like infectious diseases, these risk factors have spread throughout Asia, as well as in every corner of the earth. High fat/high calorie diets, sedentary lifestyles, and tobacco use has rapidly expanded in middle-income countries such as Brazil, China, India, and South Africa.
  Injuries also result in an enormous burden of disability and early death. Crushing injuries result from road crashes, as well as hazardous conditions at work and at home. Unsafe conditions are especially evident in low- 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 with megacities in Asia and the Indian sub-continent experiencing horrific rates of traffic fatalities. We often refer to injuries as “accidents,” but in fact they are among the most preventable risks. There are highly effective public health strategies to ameliorate the risk of injuries from all causes.
  We like to think that the answer to these complex health challenges lies in the realm of science and medicine. If only scientists could discover vaccines and cures, and if only there were universal health coverage, meaning medical and nursing care. While healthcare services are vital for human wellbeing, there is so much more we can, and must, do to ensure a healthy and safe population. Public health laws and “good governance” for health are vital ingredients.
  When the 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ranked the top 10 public health achievements of the 20th century, law had played a vital role in all of them, ranging from vaccinations, tobacco control and safer foods to motor vehicle and workplace safety. Recently, I co-authored 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Report entitled, Advancing the Right to Health: The Vital Role of Law. That report documented innovative legislation and regulations from around the world that had significant impacts on the public’s health and safety. Innovative laws that incentivize healthy lifestyles and regulate corporations to provide healthier products. And laws also can structure the built environment for the public good, such as safer cars and roads, walking and bike paths, and parks and playgrounds.
  Legal interventions often take place at the national level, but global governance for health is equally important. The world needs well-functioning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 such as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nd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 such as the GAVI Alliance and the Global Fund. We saw the result of poor governance during the Ebola epidemic where WHO and other multilateral organizations proved ineffective in partnering with vulnerable West African states to bring an outbreak under control. International normative instruments can create standards for countries, such as the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Tobacco Control and the 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 Global institutions beyond health also have major impacts on health outcomes, such as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the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and United Nations agencies such as the 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
  Higher-income countries also have a duty to provide technical and financial assistance to build healthier and safer populations everywhere. The United States, for example, launched the President’s Emergency Program on AIDS Relief (PEPFAR), which transformed the fight against HIV/AIDS in Africa. Today, more than 10 million people in Africa are being treated with anti-retroviral medication. China, recently announced it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a USD$1 trillion investment in infrastructure, building a modern-day Silk Road. This could become a transformative moment in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
  Robust defense of human rights and freedoms – at the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level – is essential. Human rights include social and economic rights such as the rights to health, life, and a clean environment. But human rights also include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freedom of expression, strong civil society, transparency, and accountability. Thus, “good governance for global health” requires systems that guarantee human rights and freedoms, and which hold public actors to account.
  My book, Global Health Law, aims to describe in careful detail the systems of law, regulation, and governance that can create healthier and safer societies. I offer of a vision of “global health with justice,” believing that we need to fight for healthy and safe populations, while paying particular attention to the most vulnerable people—for example, the poor, girls and women, religious/ethnic/and sexual minorities, and persons with mental or physical disabilities. Justice is the animating feature of law, requiring a fair distribution of the benefits of good health to every human being in all corners of the globe. Focusing not just on health care, but also on public health and the socio-economic determinants of health, I argue that law, good governance, and human rights can transform the world.
  I dedicate this Traditional Chinese translation of my book to all the passionate advocates for health and justice, and to the scholars that illuminate our understanding of innovative solutions. I would like to particularly thank a number of my colleagues who were instrumental in publishing this traditional Chinese edition of my Global Health Law book. Professor Hsiu-I Yang (National Yang-Ming University), a highly distinguished scholar, worked to secure an agreement with Angle Publishing. She also kindly served as the reviewer for this translation of my book. I am particularly indebted to Han-Hsi Indy Liu, who did such a superb job in translating my book. Indy is my wonderful SJD student at Georgetown University Law Center, who will make a great impact on the world in the course of his career. Finally, I want to graciously thank Justice Chang-fa Lo and Dr. Chuan-Feng Wu for writing the Foreword to my book. It is a great honor to have such two preeminent thinkers write this Foreword. I am deeply privileged to have the friendship of all these global health leaders.


Lawrence O. Gostin
October 2017


序 言
  當前世界正面臨更險峻與複雜的衛生危害,而急需創新的解決方案。傳染性疾病自古以來就肆虐著這個星球,從古老的疾病如天花、痲瘋病、肺結核,到近來的疫情如愛滋病、出血熱(如伊波拉病毒)、病媒蚊傳染病(如瘧疾、登革熱與茲卡病毒)。雖然當代科學與醫學已在預防與治療傳染性疾病上,有著卓越的進步,但這個世界仍面臨抗藥性生物體的嚴重威脅。與此同時,全球氣候變遷也在各個方面上,加劇衛生的風險。
  例如新型流感、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以及中東呼吸症候群等快速演變的病原體,正對全球衛生安全帶來重大的風險。對於當前高度全球化的世界來說,近期爆發在西非的伊波拉病毒與美洲地區的茲卡病毒,則無疑地是再次強調了新型傳染性疾病對於人類、社會與經濟會帶來的危害。特別是在亞洲這樣的地區,因為人口的高度集中及頻繁的人畜互動,使其特別容易遭到傳染性疾病的衝擊。其中包括了例如新型禽流感或人類流感疫情爆發,這樣持續存在的衛生威脅。
  在過去的幾十年間,全球許多地區則是經歷了一個在疾病流行上,轉向癌症、心血管疾病、糖尿病與呼吸系統疾病等非傳染性疾病之改變。有許多共同的危險因子,由於全球化、跨國企業、文化與生活形態融合之力量推動,而快速的傳播散佈。糟糕的飲食與缺乏運動的生活形態是造成過重與肥胖的原因,而菸草使用則是給吸菸者帶來特別高的風險。許多這些不健康生活形態所帶來的風險,在過去是高度集中在高所得的西方國家。但如同傳染性疾病一般,這些危險因子也已經散佈到亞洲以及世界各地的每個角落中。高脂肪/高熱量的飲食、欠缺運動的生活形態、菸草使用等,已快速地擴散到例如巴西、中國、印度與南非等中等所得國家之中。
  同時,意外傷害也造成大量的失能與早逝。道路上的交通意外如同工作場所與家中的危險環境一樣,都會造成意外傷害。不安全的環境條件在低所得與中等所得國家中特別明顯,例如許多的亞洲大城市與印度次大陸上,所經歷的可怕交通意外死亡率。我們常將這些傷害歸於「意外」,但事實上它們是最能夠避免的風險。有許多相當有效的公共衛生策略,能夠在各個面向上改善這些會造成傷害的風險。
  我們喜歡認為科學與醫學能為所有這些複雜的衛生挑戰提供答案。換言之,只要科學家能夠發明疫苗與治療藥物,並且只要能夠擁有醫療與護理照護的全民健保制度,問題就能解決。雖然醫療照護對於人類福祉來說是至關重要,但想確保一個健康與安全的人口,還有太多是我們可以且必須要做的事情。這當中,公共衛生法以及健康的「良好治理」都是關鍵的要素。當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就20世紀最重要的10項公共衛生成就來進行排名,其中無論是疫苗、菸草控制、更安全的食物與機動車輛等項目,法律均在其中扮演關鍵角色。近來我參與撰寫一份名為「增進健康權:法治的關鍵角色」(Advancing the Right to Health: The Vital Role of Law)的世界衛生組織報告書。該報告書列出全球各地許多對於公眾健康與安全有重要影響的創新法律與規範。創新的法律為健康生活形態提供誘因並且規範企業生產更健康的產品。法律同時也可以建構一個能為大眾提供福祉的建成環境,例如更安全的車輛與道路、散步小徑與自行車道、公園與戶外遊戲區。
  法律干預措施通常施行在國家層級上,但健康的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 for health)卻是一樣重要。這個世界需要如世界衛生組織(WHO)一樣功能良好的國際機構,也需要如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 Alliance)以及全球基金(Global Fund)這樣的公-私夥伴關係(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非洲西部的伊波拉病毒疫情爆發,讓我們見識到了糟糕治理的後果,當時世界衛生組織與其他國際組織在與脆弱的西非國家合作來控制疫情一事上,可說是效率不彰。例如菸草控制框架公約(the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Tobacco Control)與國際衛生條例(the 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這樣的國際規範工具,為各國創造了一個遵行的標準。而衛生部門以外的全球機構,例如世界貿易組織(WTO)、糧農組織(FAO)與聯合國難民署(the 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等聯合國旗下機構,都能對於健康結果帶來重要的影響。
  較高所得國家有義務提供技術與經濟上的援助,在各地建構一個更健康與更安全的人口環境。舉例來說,美國所提出的總統防治愛滋病緊急救援計畫(PEPFAR)就改變了非洲對抗愛滋病的情況。在今日,非洲有超過1千萬人接受抗反轉錄病毒藥物的治療。中國則是宣布其一帶一路計畫,一個將投入10兆美元在基礎建設上的投資,以建構當代絲路。這將可能對於世界發展援助帶來一個新的轉變時刻。
  在國家與國際層級上,對人權與自由提供有力的辯護是相當關鍵的。人權包含健康、生命與乾淨環境權利等社會及經濟權利。但人權也同樣包括表達自由、有力的公民社會、透明與問責等公民及政治權利。因此「全球健康的良好治理」(good governance for global health)需要的,是一個能夠確保人權與自由,並使政府單位負起責任的體系。
  我的這本《全球衛生法》,旨在仔細地描繪一個能創造更健康、更安全社會的法律、規範、治理體系。我提供一個「具備正義的全球衛生」(global health with justice)觀點,相信我們在需要為更健康與更安全人口這樣的目標來努力奮鬥的同時,也需要特別關注那些特別脆弱、易受傷害的族群——例如窮人、女孩與婦女、宗教/族裔/性取向少數,以及在心理或身體上失能的人們。正義是法律的動態特色,我們需要將良好健康所帶來的福祉,公平地分配到世界上每個角落的每一個人。除了針對醫療照護之外,還需著重公共衛生與其他社會經濟的健康決定因素,因此我主張法律、良好治理,以及人權能夠改變這個世界。
  我將本書的繁體中文版獻給所有致力於衛生與健康的熱情倡議者,以及那些點亮創新解決方案的學者們。我要特別感謝那些協助這本《全球衛生法》繁體中文版能順利出版的同僚們:國立陽明大學的楊秀儀教授,一位極為傑出優秀的學者,協助我與元照出版公司達成出版共識,楊教授同時也非常慷慨地願意擔任審閱本書的工作。我特別感謝劉汗曦博士候選人細心適切的校訂。汗曦是我在  喬治城大學法學院所指導與欣賞的博士生,我看好他將來在學術上的發展與貢獻。最後,我要特別感謝司法院羅昌發大法官與中研院法律所吳全峰博士對於本書的推薦。能得到兩位聲譽卓越學者的推薦是極大的榮耀。我非常幸運能與所有這些全球衛生領域的領導人物有著深厚的友誼。


Lawrence O. Gostin
2017年10月

中文繁體版序
  1995年我在美國史丹福大學攻讀醫療法,一個陽光燦爛的下午,校園中忽然有一個攤位,排了長長的隊伍,而且大多數都是亞洲人。應該是臺灣人看到排隊就馬上跟風的心態,我也忙不迭地跟隨行的同學先排隊再說。原來這是為了一位罹癌亞裔的大學生在募集骨髓捐贈的自願者。美國當然有一些大型的骨髓庫,但登記願意捐贈者多半為白種人,該攤位擺了這位年輕大學生的照片,訴求大家發揮大愛,留下基本資料以及一管血,如果配對成功,就可以提供骨髓救這位年輕人一命。我們瞭解了真相之後,友人隨即說他是B肝帶原者,不適合捐贈。我心想,捐血我是願意,捐骨髓好像風險太高了,著實不情願,但是隊已經排下去了,忽然走開,面子掛不住,所以只好硬著頭皮,填了基本資料,留了一管血,然後拿了小餅乾及單張,匆匆忙忙的趕去上課。
  那天上的是「法律,醫療,及倫理」,老師看我手上拿著單張,就問班上的同學,骨髓移植這類的醫療技術有什麼倫理問題?如果你的血液檢體配對成功,你願意捐贈骨髓的舉手,幾乎全班都舉手了。只有一位同學,他很勇敢的力排眾議,他說他在一開始就不會提供那一管血,因為他根本不贊成發展器官移植此類的尖端醫療技術。我印象深刻,這位美國老兄侃侃而談,他說在全世界有多少兒童死於飢荒,營養不良。為了營救一位美國的18歲年輕人所耗費的資源可以在第三世界國家挽救多少人的健康,所以,他認為從全球資源分配的角度來看,已開發國家將大量資源投注在發展重症治療是不倫理的。我在心中暗暗認同這個觀點,並且為自己真實的不情願找到了道德下台階。不過,老師接著問,那要如何把不治療這位重症亞裔青年所撙節下來的錢有效的轉到第三世界國家的兒童呢?全班都語塞了。
  「醫療」面對的是一個個活生生、有臉孔的病人,而「公共衛生」(public health)處理的是一整個人口群。正因如此,在資源配置上,我們很容易、也很願意把錢投入在下游的疾病治療,卻忽略了上游的基礎公共衛生建設。我們看到一個城市有頂尖設備的醫學中心,便會聯想到這個城市居民能享有一流的健康照護,孰不知綠樹成蔭的人行道更能促進健康。眾所周知的是,20世紀世界人口平均壽命的延長,居功厥偉的不是尖端醫療科技的進步,而是公共衛生透過衛生教育、疫苗注射、環境衛生等措施在控制傳染病傳播上的卓越成就。
  公共衛生所追求的人群健康(population health)乃是朝著「人應生而健康,否則有權健康」這樣一個普世信念而來。「健康」在所有的社會逸品(social goods)中具有根本性的價值,沒有健康上的平等,其他的平等都是空談。但殘酷的現實是,貧窮和疾病往往應運而生,在沒有健康保險的國家,人們多半「因病而窮」;而在第三世界國家,人們則是「因窮而病」。無論如何,貧病交迫使得社會上最弱勢的人口承擔了最大的健康風險。而從全球的角度來看,健康不平等的成因有著更令人難堪的源頭。健康意識的覺醒使得已開發國家紛紛將高污染的產業移往開發中國家,而貿易全球化的結果使得世界上最弱勢的群體(第三世界的兒童與窮人)以其健康為代價(在沒有安全衛生條件的工廠工作)為已開發國家提供廉價的商品。尤有甚之,隨著人權意識的抬頭,內國對各種新藥的臨床試驗管制愈來愈嚴格,使得國際大藥廠紛紛把人體試驗移到管制較為寬鬆的開發中國家進行。這些國家的人民成為已開發國家開發新藥的受試者,但卻沒有辦法享受到新藥上市後的利益,這樣沒有倫理問題嗎?
  本書作者Gostin教授是世界級的公共衛生法泰斗。他的這本《全球衛生法》教科書從全球正義的角度出發,鉅細靡遺地探討了法律,特別是國際法如何能促進全球健康。他從世界衛生組織(WHO)以及一些重要的國際組織與非政府組織的過往經驗加以分析介紹,強調一個正義的健康治理的重要性。因為是要當作一本教科書,故Gostin教授的文字敘述相當平實可近,內容翔實完整,為了幫助讀者理解,本書輔有大量的圖表為其特色。陽明公衛所政策與法律組的博士生劉汗曦律師有幸在Gostin教授的麾下受教,由他校訂後的中文繁體版,相當忠實地把原文豐富完整的呈現出來。本書值得所有關注公共衛生以及全球衛生的專業人士詳細閱讀。


  楊秀儀
  2017年11月

 
 注意事項:
1. 欲選購【按篇列印】,請先購買【月旦知識庫點數】即可自行下載列印。
2. 購買【月旦知識庫】的會員,在您完成付款手續之後,我們將於一至二個工作天內,以 email 專函通知您啟用點數。
 若有急需使用者,請洽客服專線 886-2-23756688 分機 502 ∼ 505,我們將以「隨選列印」方式提供。
3. 線上購書到貨七日內,如對書籍內容有任何疑慮必須換貨者,請於七日內連同發票寄回本公司更換。
4. 書籍退換貨處理作業時間約十個工作天 ( 不含例假日 )。
5. 由於貨運公司送貨到府需經簽收手續,請務必留下有人可簽收之收件地址,避免貨件滯留貨運 公司延宕收件、時間損失。
6. 若您選購的書籍包含預購書,本站將採批次寄發作業,待出書後一併寄發;若需分次寄發,酌收 55 元物流處理費。
7. 2016年1月1日起,月旦知識庫點數、月旦實務講座不適用七天鑑賞期服務。>>查看詳細說明<<
8. 元照網路書店保留接受訂單與否的權利。
9. 元照網路書店客服專線:886-2-2375-6688 分機 502 ∼ 505。


月旦實務講座 月旦影音論壇 月旦知識庫 月旦醫事法網 期刊數位服務 社群平台 讀者服務 關於元照
讀者服務專線:+886-2-23756688 傳真:+886-2-23318496
地址:臺北市館前路18 號 5 樓 客服信箱
Copyright © 元照出版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轉貼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