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旦智匯學院:2019/12/20(五) 新時代的告知說明與同意

為何富裕國家應該關心世界上最不健康的人群

文章發表:2018/12/14

劉汗曦

摘要

為什麼以歐美國家為首的富裕國家應該去關心如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人群的健康問題呢?這個題目對於世界來說極其重要,因為除了會影響數百萬人的命運外,亦會對國際經濟、政治、安全帶來衝擊。Gostin教授在本文中特別說明,除了涉及國家利益,幫助貧窮人口不僅可以讓每個人都更平安、更安全,也可以在倫理上簡單地避免人道災難而值得我們去作。

內文

為何富裕國家應該關心世界上最不健康的人群呢?這個問題極其重要,因為會影響數百萬人的命運,亦會對國際經濟、政治、安全帶來衝擊。富裕國家應該關心這件事情,因為全球衛生關乎其自身國家利益,且幫助世界上最弱勢的族群在倫理上也是該做的事情。如果國際衛生援助能夠具備相當規模(足以滿足龐大的需求)且經費能永續(創設持久的方案計畫),它將會對於世界上最窮困的人口帶來巨大的影響。

壹、全球衛生中的國家利益

不言自明,傳染性疾病並不會受到國家邊界的限制。但這個簡單的事實不足以讓人們認識到,病原體可以傳播多遠的距離、在各地造成怎樣的衛生危害。人類會聚集及旅行、會與動物緊密生活在一起、會污染環境,並依賴已經負荷過重的衛生體系。這種持續循環的聚集、消費、移動給予傳染性疾病一個在人群中與邊境間,複製與散布的環境。這些人類活動對於世上所有人類的健康帶來深遠的影響,且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免除。這個世界的社群其實是互相依賴,並依靠彼此來維護衛生安全。

因為各國政府沒有別的選擇,對於發生在其國界之外的健康危害,也須密切關注。DNA鑑識為我們提供一個清楚的路徑,關於病原體是如何從發展中國家傳播到已開發國家。在過去的20、30年間,出現了超過30種的傳染性疾病,其中包括出血熱(hemorrhagic fevers)、退伍軍人病(legionnaires disease)、漢他病毒(hantavirus)、西尼羅病毒(West Nile virus)及猴痘(monkey pox)。水果、蔬菜、肉品與蛋類的國際貿易巨幅增長,是造成食源疾病感染的主要原因。此外,富裕國家較難抵禦這些傷害,因為許多再次爆發的疾病已經對於第一線的藥物產生抗藥性。

除了狹隘的自身利益外,在全球衛生上是否存在於較廣泛的「進步」利益?這裡有個很好的例子,可以說明一個前瞻性的對外政策是如何嘗試改善世界上最貧困地區的極度糟糕健康狀態。當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疫情爆發時,旅遊、貿易、商業都因為這個流行病蔓延而重挫。例如,口蹄疫(foot and mouth disease)、牛海綿樣腦症(俗稱狂牛症,Bovine spongiform encephalopathy, BSE)、禽流感(avian influenza)等動物疾病,因為大規模屠殺動物與貿易禁令等因素,而同樣為經濟帶來嚴重的衝擊。一旦爆發人類流感大流行,則將造成全球國內生產毛額3%∼6%損失的這種大規模經濟動盪發生。

在擁有極度糟糕衛生環境的地區,經濟衰退幾乎是可以預期的。在撒哈拉沙漠以南(Sub-Saharan Africa)地區,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HIV)/愛滋病(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 AIDS)所造成的死亡是全球愛滋病死亡總人口的72%。該地區的平均壽命僅有47歲,若扣除愛滋病造成的影響,則應該為62歲。多數的提早死亡發生在15∼49歲這個族群,讓國家因此缺少具備技術的人力資源,如父母、教師、企業家與政治人物。世界銀行(World Bank)估計在這些受創最深的國家中,有接近20%的國內生產毛額因此減少。這些受多重傳染性流行、飢荒、貧窮與區域衝突所苦的國家,愛滋病當然僅是其中一個問題而已。

那些處於健康狀況極度糟糕的國家變成不可靠的貿易夥伴,沒有能力發展、出口產品與天然資源、購買必要疫苗與藥品,並且償還債務,這些國家需要更多的國際經濟與人道援助。總而言之,一個尋求改善貧窮國家之健康威脅的外交政策,將可以同時嘉惠已開發與開發中國家的公共部門與私人單位。......(閱讀全文請參考月旦醫事法報告月旦知識庫

§全文刊登於月旦醫事法報告,第25期:基因檢測的知與行

月旦智匯學院



月旦系列雜誌

月旦實務講座

月旦知識庫



數位整合服務
產品服務
讀者服務專線:+886-2-23756688   傳真:+886-2-23318496   地址:臺北市館前路28號7樓

Copyright © 元照出版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轉貼節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