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倦怠了嗎?

文章發表:2019/04/29

姚東東

曾几何时,“burnout(职业倦怠)”貌似只是住院医生的专属名词。只要咬紧牙关,熬过那几年痛苦的炼狱生涯,立刻峰回路转,正式步入美国高层中产,幸福地徜徉在资本主义的康庄大道上。

然而,好景不长,职业倦怠似乎有在美国医疗行业(包括医生,护士,以及相关专业人员)中大肆蔓延的趋势。

【美国医生以及麻醉医生的职业倦怠现状】

2017年7月,美国国家医学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Medicine,前身为Institute of Medicine IOM)发表报告,援引梅奥医学中心2015年的一项研究指出,美国超过一半的医生表现有明显的职业倦怠症状。在比较及控制工作时间和其他相关因素后,美国医生的职业倦怠发生率是其他行业就业者的两倍。仅仅在2011到2014 的三年间,美国医生的职业倦怠率上升了9个百分点,而其他行业就业者的职业倦怠率基本持平没有明显变动。

说起职业倦怠,往往更容易将其与战斗在医疗第一线的全科,大内科,儿科,以及急诊科的医生联系起来。麻醉,作为一个专科行业,似乎离职业倦怠还不是那么近。但是实际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2016年5月的ASA Monitor杂志发表了美国麻醉医生协会(ASA)病人安全及教育委员会的一篇题为“Busting healthy anesthesiologists(暗袭健康的麻醉医生)”文章。这篇文章同样也引用了上述梅奥医学中心的研究,指出55%的麻醉医生自述有职业倦怠症状。另外,在此项研究的20多个专业中,有7个专业处于不仅职业倦怠率高于平均水平,而且工作-生活平衡的满意率又低于平均水平的红色警报区。而麻醉专业恰恰是处于红色警报区的7个专业之一(其他6个专业分别为全科,大内科,神经内科,放射科,骨科,和泌尿外科。)

看到这里,您也许会不以为然地表示:Oh,come on,别听美国小白医生们瞎矫情。咱们华人麻醉医生的心理素质非常强大的。

那么中国麻醉医生同行们又是怎么说的呢?

【中国麻醉医生同行的职业倦怠现状】

2018年1月Anesthesia and Analgesia(麻醉与镇痛杂志)发表了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牵头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中国京津冀地区的麻醉医生职业倦怠率高达69%,远远高于美国同行的55%。

早在2013年中国医生网站丁香园就曾联合Medscape做过一次关于中国医生职业倦怠的民间调查。其调查结果显示,82%的中国医生认为他们已经产生职业倦怠,而同期调查的美国医生的职业倦怠率为42%。

鉴于目前中国相对恶劣的医疗环境,以及持续激化的医患矛盾,中国医生的职业倦怠率居高不下,似乎并不足为奇。这也从侧面提示,职业倦怠在华人麻醉医生中,不仅存在,而且比例可能并不低。

【美国华人麻醉医生的职业倦怠】

既往研究已经证明女性医生的职业倦怠的发生率明显高于男性医生,但是种族对医生职业倦怠发生率的影响并没有太多的相关研究。2017年Medscape关于医生职业倦怠的网络调查对华人麻醉医生的职业倦怠率提供了非常有力,同时又非常惊人的线索:

华裔医生(包括以第一代移民为主的美国华人医生,以及美国本土出生/接受医学教育的华裔医生)的职业倦怠率高居所有调查种族的榜首,高达56%,高于美国医生的51%的平均水平,以及美国白人医生的52%。另外,华裔医生的工作幸福比例排名最末(24%),美国白人医生为33%。与此相似,工作环境外的幸福比例华裔医生再次垫底(55%),美国白人医生为62%。

基于以上数据,我不禁要问:美国华人麻醉医生中,究竟有多少在遭受职业倦怠的暗袭?究竟什么原因造成职业倦怠

【医生职业倦怠的诱因】

啰嗦了这么半天,究竟什么是职业倦怠呢?

职业倦怠被描述为与职业相关的一系列心理症状,诸如情感疲惫,去人格化(对病人及同事淡漠,失去同情心),以及对工作缺乏个人成就感。虽然职业倦怠还没有被列为是一种心理疾患,但有意思的是,职业倦怠却有相关的ICD-10 code(编码)。

职业倦怠的诱因往往是多因素的:工作-生活失衡,工作量过大或工作时间过长,以及对工作环境中的多种不可控因素等等。尤其是近年来,我们面对越来越多身患各种慢性疾病的病人,手术病人的年龄也越来越高,进一步增加了麻醉医生的工作压力。另外,面临新的医疗系统改革,也带来一系列与临床诊疗并非直接相关的任务,比如电子病历,遵循政府硬性规定的医疗评估指标等等,都给本来已经繁忙紧张的手术室,带来更多的工作负荷。

除此以外,华人麻醉医生,大多为第一代移民,很多聚居在一些大都市地区。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会因为文化,交流,以及手术病人的病情复杂性等多种因素,而导致更普遍的职业倦怠怠。

【医生职业倦怠的危害】

职业倦怠实际上并不是简单的“疲惫”,它不仅有可能严重影响医生本人的生活,同时它也会对医疗/病患带来很大负面影响。

医生的职业倦怠与很多心理疾病,包括抑郁,非法药物的滥用,以及自杀都直接相关。

更重要的是,医生的职业倦怠会对病人安全造成很大影响。研究显示:如果一位医生出现职业倦怠的症状,他/她在过去3个月中出现重大医疗错误的概率大大增加。同时,职业倦怠也是卷入医疗纠纷的一个重要的独立风险因素。

另外,职业倦怠及其相关的去人格化症状(表现为冷漠,缺乏同情心等),会导致病患满意率下降,进一步可以造成患者对医嘱的依从性降低,而影响医疗质量。

最后,医生的职业倦怠有可能导致更加频繁的离职或职业变动,而进一步增加医疗开支。

【如何应对职业倦怠】

自九十年代以来,医生职业倦怠逐渐获得越来越多的重视,与其相关的研究也越来越多。尤其是近几年,医疗界不断地撰文呼吁医生重视自身的职业倦怠,以及它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尽管如此,医生职业倦怠在医生,以及医疗管理层中的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另外,医生职业倦怠,相对来说是一个新生事物,如何预防及应对,还缺乏一套经过循证医学验证的,系统有效的方案。但是,有几点是目前公认的需要大力推广的措施:

  1. 加强对医生职业倦怠的认识。
  2. 加强工作环境以及工作环境以外的对医生的支持,包括管理层的重视和支持。美国华人麻醉医生协会,作为一个执业麻醉医生的组织,可能可以通过各种形式,提供对职业倦怠的宣传,以及对倦怠医生提供工作环境外的的同行支持。
  3. 加强对医生职业倦怠科研的支持,试图寻找有效的应对方案。

  • 姚東東跟CASA Bulletin 同意轉載

月旦智匯學院



月旦系列雜誌

月旦知識庫

月旦實務講座



數位整合服務
產品服務
讀者服務專線:+886-2-23756688   傳真:+886-2-23318496   地址:臺北市館前路28號7樓

Copyright © 元照出版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轉貼節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