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健康權大於隱私權

王岳、胡晓翔、冯立华

案例回放

某地一对新人,“婚检”女方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承检单位没有告知男方,如今,男方也被感染,究竟是谁的责任?

2015 年3 月,河南永城市小伙小新(化名)和女友小叶(化名)筹备婚事,两人在民政局办理婚姻登记当天,前往永城市妇幼保健院进行婚检。两人的检查报告很快出来了,但医生单独叫住了小叶。在不安的等待中,小叶再次做完了检查,而小新得到医生的答复是“一切正常”。

婚检后小新与妻子小叶同了房。然而六月初,小叶接到永城市疾控中心打来电话, 称她已经确诊为HIV 阳性,而且丈夫小新很可能也已经感染了艾滋病毒。

永城市疾控中心说,其实小叶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并且有备案。令小新想不通的是,婚检时,小叶已经查出疑似感染艾滋病病毒,为什么医院不把这个结果告知自己,导致悲剧无法挽回。

如今小新也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他一怒之下将永城市妇幼保健院和疾控中心告上了法庭,这种情况下,隐私权和健康权该如何平衡?如果医疗机构告知艾滋病感染者配偶患病情况,是否侵犯患者隐私权呢?医院对结果保密有何法律依据?配偶隐瞒造成染病是否构成侵权,能否追责索赔?



閱讀全文,請先登入會員
數位整合服務
產品服務
讀者服務專線:+886-2-23756688   傳真:+886-2-23318496   地址:臺北市館前路18 號 5 樓

Copyright © 元照出版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轉貼節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