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哀愁—再談醫聯體遭遇醫療糾紛

马老师

案例

患儿林某,一个月零三天,因发热急诊到某二级医院就诊,接诊医生为医联体合作单位某三级医院儿科医生,经查体并结合血化验结果,诊断“上感”,嘱患儿回家服药、观察,病情变化随时来诊。8小时后,患儿再次来诊,因病情较重,收入儿科监护室治疗。两天后患儿死亡。死者家属认为是第一次就诊未及时给予正确有效的治疗导致病情延误,最终患儿死亡。因接诊医生为医联体单位上级医院医生,家属多次到该三级医院寻求解决医疗纠纷争议,严重影响该院正常诊疗秩序并多次扬言要找医生个人解决问题。经多次协调,患方与该二级医院共同委托市、省两级医疗事故鉴定,均不属于医疗事故。患方仍不认可,委托中华医学会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负轻微责任。该案经调解结案。

分析

该案例,诊疗行为发生在某二级医疗机构,故医疗事故民事赔偿责任主体为某二级医疗机构,医疗事故的行政责任主体为该二级医疗机构和三级医疗机构的出诊医生。该案所反映的医方责任为对病情的预见性较差,未予相关检查,诊断能力不足,个人认为不属于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


閱讀全文,請先登入會員
數位整合服務
產品服務
讀者服務專線:+886-2-23756688   傳真:+886-2-23318496   地址:臺北市館前路18 號 5 樓

Copyright © 元照出版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轉貼節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