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編輯嬰兒之潛在風險與倫理疑慮

文章發表:2019/06/10

黃浥暐

壹、新訊快遞*

2018年11月,由深圳南方科技大學賀建奎領導的中國團隊聲稱,他們使用基因編緝工具CRISPR從人類胚胎中刪除了CCR5基因,以使這些胚胎具備對愛滋病毒的免疫力(HIV需要CCR5基因才能進入人體血球細胞),並誕生了一對雙胞胎Lulu和Nana—全球第一例基因編輯嬰兒。而一些新的研究表明,刪除CCR5基因不僅在動物實驗中使小鼠變得更聰明,在人類身上還能幫助中風後的大腦恢復,並且可能與取得更大的學業成就有關。因此,這對中國出生的雙胞胎女孩的大腦可能已受到改變,使認知和記憶皆得到強化。

該實驗被全球科學界廣泛譴責為「不負責任」與「充滿風險」,研究負責人正在中國接受調查。第一批基因編輯嬰兒的消息也激起了關於CRISPR技術是否有朝一日可用於創造超級智能人類的猜測,或可能成為美國和中國之間生物技術競賽的一部分。

貳、評析

2018年11月26日,由深圳南方科技大學賀建奎教授領導的中國團隊宣布成功使全世界第一例基因編輯嬰兒誕生,並指出這對雙胞胎女嬰的CCR5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具備對愛滋病毒的天然抵抗力。此消息立即引發國際間軒然大波,爭議的聲浪使中國政府隨即表明對此事的重視,並宣告將依法嚴肅處理,中共官媒新華社亦將此案定調為「違背學術倫理和學術規範」1。中國科技部與衛生部於2003年頒布的「人胚胎幹細胞研究倫理指導原則」中曾明確規定,「利用體外受精、體細胞核移植、單性複製技術或遺傳修飾獲得的囊胚,其體外培養期限自受精或核移植開始不得超過14天」,並且「不得將前款中獲得的已用於研究的人囊胚,植入人或任何其它動物的生殖系統」。2019年 1 月 21 日,新華社刊發了針對賀建奎的初步調查報告,預示著賀建奎可能承擔嚴重的法律後果。調查組有關負責人表示,對賀建奎及涉事人員和機構將依法依規嚴肅處理,涉嫌犯罪的將移交公安機關處理。對試驗中已出生的嬰兒和已懷孕的志願者,廣東省將在國家有關部門的指導下,與相關方面共同做好醫學觀察和隨訪等工作。同日,賀建奎被其所任職的南方科技大學開除2

事件的爭議不僅限於中國,科學界質疑實驗計畫進行的過程中如何能保持隱密,直到基因編輯嬰兒出生後、一切已無可挽回後才被公開?是否有其他合作的研究人員或資金牽涉其中?據媒體報導,賀建奎曾於2011年起至史丹佛大學從事博士後研究,並與其當時的指導教授與其他同事維持聯繫,史丹佛大學官方在從新聞報導中得知該校有三名教職員工事先對賀建奎的研究知情後,隨即展開調查。2019年4月16日,史丹佛大學發佈對於該校三名研究人員的調查報告,認為他們並未實際參與基因編輯嬰兒實驗,不具任何研究、財務或組織關係,且曾經勸阻賀建奎依循正規管道進行實驗3

治療愛滋病?改造大腦?4

為何基因編輯嬰兒的誕生會觸動敏感神經?自從CRISPR基因編輯技術問世之後,是否有朝一日會被用於創造超級智能人類的猜測就不曾停歇。儘管賀建奎強調此次的人體試驗是為了預防愛滋病,因愛滋病毒需要CCR5基因才能進入人體血球細胞,才以CRISPR技術剔除胚胎的CCR5基因,且招募的實驗對象皆為罹患愛滋病的父或母親,他們皆自願參與試驗且明白試驗內容,似乎有非常正當的理由。但CCR5基因在過去的研究中,曾被指出與改善大腦認知功能有關,這使試驗背後的動機受到質疑。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的神經生物學家Alcino J. Silva認為:「CCR5基因確實會影響大腦。」2016年由Zhou和Silva的研究首次展示,從小鼠中移除CCR5基因顯著改善了他們的記憶;該團隊已經研究了140多種不同的遺傳改變,以尋找讓小鼠更聰明的方法。Silva也提到,由於他的研究,他有時會接觸到矽谷和其他地方對於「設計嬰兒」有異常興趣的人物。因此,當基因編輯雙胞胎的出生被公開時,Silva立刻猜想這是否是一次此類嘗試。沒有證據表明賀建奎打算改變雙胞胎的智力,但他確實知道CCR5基因與認知功能之間的聯繫。在基因編輯嬰兒消息公開兩天後的香港基因編輯基因編輯科學家峰會期間,賀建奎承認他一直都知道UCLA研究中CCR5基因對大腦的潛在影響,但表示他本身「反對使用基因編輯技術進行(大腦)強化。」

無論他的真正目標是什麼,更多證據正在闡明CCR5基因在大腦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例如,Silva和來自美國、以色列的合作團隊在Cell雜誌發表的新研究表明,CCR5基因可以作為記憶和突觸連接的抑制因子。他們發現天生缺乏CCR5基因的人從中風中恢復得更快,更重要的是,至少缺少一個基因拷貝的人似乎學業成就更佳,這表明CCR5基因可能與日常智力表現有關聯。CCR5基因對大腦認知功能的影響也已經在中風患者和愛滋病感染者的藥物試驗中進行後續研究,這些患者有時會產生記憶問題。其中一個正在UCLA進行的研究中,人們接受一種抗HIV的藥物Maraviroc,它可以化學阻斷CCR5基因的功能,故可觀察藥物是否能透過這種阻斷提高這些病患的認知能力。但試圖糾正這些患者的缺陷,和嘗試對一般人進行大腦強化之間存在很大差異。

總而言之,賀建奎以CRISPR刪除CCR5基因的行為,可能會對雙胞胎的大腦認知功能產生影響,但確切的影響目前仍無法預測,因此世界的共識是現階段不應該在人類身上執行。

事件後續檢討

2019年5月8日,四位中國知名生物倫理學家: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科學與生物倫理學教授邱仁宗、華中科技大學人文與生命倫理學院生物倫理學教授雷瑞鵬、中國生物倫理學會會長翟曉梅教授和復旦大學應用倫理學中心副教授朱偉,在《自然》雜誌(Nature)上發表了一篇批判性評估報告5,針對中國在「CRISPR基因編輯嬰兒醜聞」事件中對生物醫學研究的處置,呼籲對中國生物醫學實驗的監管、監控和註冊方式進行徹底改革,並對違反規定的研究人員進行嚴厲處罰。他們寫道:「中國正處在一個十字路口,政府必須徹底做出改變,以保護其他人免受魯莽人體實驗的潛在影響。」在此篇評論中,作者們也批評了賀建奎在實驗過程中的刻意保密,以及國家創造了鼓勵其動機的環境。「在我們看來,越來越越多的中國科研人員被名利驅使,而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渴望探索、研究」;「那些能夠宣稱自己是亞洲乃至世界上第一個發現某些東西的研究人員,在同行評議、招聘和資金籌措方面,都會得到不成比例的正回報。」這些生物倫理學家建議政府應該進行更加深入、廣泛的調查,建議一個由國際知名基因編輯專家組成的委員會對其研究數據進行評估,並為這對雙胞胎女孩一生的健康監測提供計畫。

參、延伸閱讀

  1. 蔡甫昌;莊字真;賴品好,生殖象基因編輯之倫理法律分析:以中國基因編輯嬰兒為例,台灣醫學,2019年03月,23卷2期,133-153頁。

註釋

  • MIT Technology Review. " China’s CRISPR twins might have had their brains inadvertently enhanced".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s/612997/the-crispr-twins-had-their-brains-altered/ (Last visited: 5.17.2019) 返回內文
  1. 中央通訊社新聞https://www.cna.com.tw/news/ahel/201811270348.aspx(Last visited: 2019/5/20) 返回內文
  2. 科技新報 https://technews.tw/2019/01/23/he-jiankui-block/(Last visited: 2019/5/20) 返回內文
  3. Emiliano Rodríguez Mega. “US university clears three scientists in CRISPR-babies probe”. Nature. doi: 10.1038/d41586-019-01274-8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1274-8(Last visited: 2019/5/20) 返回內文
  4. MIT Technology Review. " China’s CRISPR twins might have had their brains inadvertently enhanced".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s/612997/the-crispr-twins-had-their-brains-altered/ (Last visited: 5.17.2019) 返回內文
  5. Ruipeng Lei, Xiaomei Zhai, Wei Zhu & Renzong Qiu. Reboot ethics governance in China. Nature 569, 184-186 (2019) doi: 10.1038/d41586-019-01408-y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1408-y(Last visited: 2019/5/20) 返回內文

月旦智匯學院



月旦系列雜誌

月旦實務講座

月旦知識庫



數位整合服務
產品服務
讀者服務專線:+886-2-23756688   傳真:+886-2-23318496   地址:臺北市館前路28號7樓

Copyright © 元照出版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轉貼節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