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旦會計網
首頁公職檢察事務官財經實務組興趣是種奇妙的執著,進業界碰撞後它終將浮出水面,引領我的道路!

興趣是種奇妙的執著,進業界碰撞後它終將浮出水面,引領我的道路!

文章發表: 2018/02/06

訪談一開始,小廷翻著《月旦會計實務研究》,面帶笑容說到準備口試就看了創刊號的「洗錢防制法」,此為時下重要議題極可能是考點。還提到大學時期曾擔任馬秀如老師的研究助理,也是該本期刊的合作學者。因為小廷在修習審計學的階段,接觸到了「鑑識會計」,也就是會計結合法律的整合知識,當時非常感興趣,而馬老師就有研究到這部分。

小廷:會計之所以取信於民眾,就是它有公信力、中立性。出現法律問題的時候,要如何去查弊案,而不是像會計師只是做查核;要更深入地看財務報表或公司內部營運狀況,到底用什麼手法掏空公司之類。與其進事務所,不如走檢察事務官,直接取締這些利用會計犯罪的案子!

輾轉業界5年的每個階段,再再驗證了他想偵查犯罪的使命感!

小廷的爸爸是公務人員,原本也鼓勵他報考;但不想一畢業就進入公職體系,想往業界看看,就先應徵了四大事務所。在事務所第一年,純粹一直做底稿,不像是查公司,後來都麻木得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雖然撐過第一、二年,到第三年當領組的眼界會不一樣;但因為業務上不是真的要查公司有沒有問題,而是幫忙看財務報表有無符合證交所的原則,與理想的「鑑識會計」去查弊案不一樣。既然非興趣所在,就不會投注太多熱情,那麼就離開吧。

抱持著念想,他投入第二份工作:銀行事業。這個計畫是為了一邊考公職,一邊維持收入。起初在分行執行總務,類似經理祕書;也做過一般常見的取號服務櫃檯,接觸一點外匯、理專、放款。由於銀行業和公家機關的薪資差不多,不知不覺在溫水裡游了4年之久;還升遷到總行的金控單位。

大家都認為總行金控是總務最高階的職位,卻仍非他心中最想做的事。在金控會計部要總合所有財務報表,說到這邊小廷停頓了一下,還是委實說出:沒有很想做湊數字的工作。「我不傾向以薪水來衡量,寧可是喜不喜歡這份工作。」

會待在銀行業這麼長時間,其實是恰好在分行遇到頻率很對的主管,一起工作很開心!總行的環境則相對封閉,庶務內容也不甚喜歡,讓他有了辭職備考檢事官的決斷。

Q:鑑識會計相關工作中,調查局特考也曾在您的選項裡嗎?

小廷:研究過,調查局和檢事官的工作性質還是有落差。雖然調查局會執行跟監,但實際去定罪、套用到法律層面,當屬檢事官的工作內容比較直接一點。

全心全意準備檢事官考試的一年後,小廷當仁不讓直取全國第二名!他對自己約束強度很高,任何事都做到100%,表示「一定要有擠進前幾名的態度」;因為缺額少,對手基本又是台大、政大資優生,必須唸到最好最滿與之並駕齊驅。

時間管理上他分成課堂和圖書館自修時間。「中級會計學」仔細踏實地跟著鄭泓老師,上到哪就算到哪,加上老師出版的題庫書,或觸類旁通去算研究所考古題;參加題庫班、總複習也是一算再算、一熟再熟。有餘力才做額外的吸收,讀累了就翻翻《會計研究月刊》、《經濟日報》等;不需要太ㄍㄧㄥ導致隔天唸不下去。

小廷:很多人都猶疑要兼職還是離職備考?每個人的讀書風格不同,每年也都會出現兼職考上的人,應評估自身的學習狀況;但不建議戰線拉過長,一拖再拖到後來就麻痺了。

Q:之前的工作經驗對考試有什麼幫助?比如銀行實務等科目。

小廷:事務所應用在審計學沒太大助益,畢竟背的還是要背。銀行工作的話,「銀行實務」今(106)年有一小題沾到邊;不過整體風格跟105年之前差非常多,至於107年是否會回到往年的題型也尚不明朗。如果不是考專有名詞、書本上的知識,讓你天馬行空自由發揮,在銀行的經驗就頗有用,大致Focus在放款與貸款應注意事項,以及單純書寫有無達到一個標準比率,或開放式問題:你覺得承辦這件案子須注意哪些地方?曾處理過授信案件就有幫助。

 考試取向大多數還是要回歸課堂上的講義內容,拿住基本分才是重點!

剛考上檢事官,小廷已積極看向未來,與我們討論起司法改革正研議「檢察事務官」達一定年資又具律師資格者,開放轉任「副檢察官」,並能再晉升「檢察官」。欲升遷他便要取得律師證照,或直接考司法官;祝福他築夢踏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