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袖帶大隱患之續——看政法幹部如何維護自身權益

马老师

案例

某患者,男性,74岁,因“意识不清2小时余”以“脑出血”收入某医院重症监护病房治疗。入院时,患者呈昏迷状态,双侧瞳孔直径3mm,光反存在,刺激四肢活动差。既往有“糖尿病”病史20余年。经治疗,患者病情稳定。入室10天后,护理人员发现患者左上肢血压计袖带覆盖处皮肤大面积红斑、斑丘疹,伴有少量渗液。立即通知医师,请皮肤科会诊,处理意见:硼酸湿敷,莫匹罗星乳膏外用,保持创面干燥、清洁。次日,患者左上肢皮肤发红,局部破溃,请创面治疗科会诊,协助治疗,会诊意见:继续使用硼酸湿敷,外用莫匹罗星乳膏等治疗,注意保持局部皮肤清洁、干燥。2-3天后,患者皮损处结痂,无渗液。

自患者发生皮损,患者家属认为护理不当造成皮损,同时因该皮损导致患者病情加重,遂向院方投诉,并拒绝缴付住院费用。(以上内容本公众号2017年12月13日刊发文章已有分析

医患争议发生初期,患者亲属向院方表明身份,患者其中一个子女为某县检察院工作人员(主观感觉,不像检察官),要求面见分管院长。该检察系统工作人员一再强调,监护室护士工作失误导致患者皮损和皮肤科医生病历造假(该检察系统工作人员认为“接触性皮炎”的诊断是错误的,该错误为病历造假)均为渎职犯罪。因院方未同意其面见分管院长的要求,患者亲属多次在监护病房、皮肤科诊区(因质疑皮肤科医生“接触性皮炎”的诊断)、医院行政办公区域等吵闹,严重影响诊疗和办公秩序。

至笔者今日发稿,患者病情较前明显好转,神志转清,生命体征平稳,失语,鼻饲饮食,完全具备转出重症监护病房的指证,但患者家属拒绝将患者转出,目前共欠付医疗费用7万余元。

医疗机构内部处理:科室上报不良事件,护士长和5名护士(患者入院以来所有管床护士)均给予科室通报批评和经济处罚。


閱讀全文,請先登入會員
數位整合服務
產品服務
讀者服務專線:+886-2-23756688   傳真:+886-2-23318496   地址:臺北市館前路18 號 5 樓

Copyright © 元照出版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轉貼節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