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旦會計網
首頁跨界CPA跨界CPA【法律】利用境外紙上公司逃漏稅之刑事責任

【法律】利用境外紙上公司逃漏稅之刑事責任

文章發表: 2018/05/10

封昌宏

  • 國立成功大學法學博士
  • 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會計資訊系兼任助理教授

近日臺灣老牌的沙茶醬廠商涉及利用境外公司逃漏稅,遭到臺南地檢署起訴,本案尚未經法院判決,故本文不以本案的具體內容做探討,而是探討在我國目前稅法規定下,在境外設紙上公司,在何種情況下可能涉及到稅捐稽徵法第41條的刑事責任。

依稅捐稽徵法第41條規定:「納稅義務人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六萬元以下罰金。」本條文最關鍵的文字乃是該如何解釋「詐術」及「其他不正當方法」。最高法院80年台上字第1249號判決指出:「《稅捐稽徵法》第41條所謂以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必須具有與積極之詐術同一形態,始與立法之本旨符合,如僅屬單純的不作為,而別無逃漏稅捐的積極行為,即不能認與詐術漏稅之違法特性同視,而繩以《稅捐稽徵法》第41條之罪。」故司法實務上認定消極行為不構成詐術與不正當方法,但並不表示積極行為造成逃漏稅的結果,就一律屬於詐術或不正當方法。例如,公司的會計人員「誤」取得非實際交易對象的憑證,作為進項憑證申報扣抵銷項稅額,「取得」及「申報扣抵」雖屬積極行為,但因是未注意義務的「過失」行為所造成,所以也不屬於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

臺灣早期至大陸投資,受限於法令的規定,必須採間接投資的方式,實務上乃在香港設控股公司,再由香港的控股公司投資大陸地區,但後來英屬維京群島(British Virgin Islands:簡稱BVI)等免稅天堂(tax haven)可設立無實際營運場所之紙上公司,且可以在臺灣境內銀行的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ffshore banking unit:簡稱OBU),以紙上公司的名義立開立帳戶,許多至大陸投資者乃改至BVI等免稅天堂設立控股公司。後來又發現這些設在免稅天堂的控股公司,除了具有控股的功能外,還具有避稅的功能,因為這些免稅天堂不對設立的公司盈餘課稅,故有些跨國企業,乃刻意的將利潤留在這些免稅天堂避稅。為了避免這種情形侵蝕稅基,臺灣自2005年起仿效歐美等國家實施移轉訂價的制度,特別針對營利事業與紙上公司間之非常規交易進行查核,但移轉訂價制度僅是稅務行政上的查核,不涉及逃漏稅的刑事責任。 

境外公司規避稅負是否涉及刑事責任,同樣要認定規避的行為是否涉及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在移轉訂價的查核其主要的精神,乃是稅法上的實質課稅原則,就是對於法律形式外觀與經濟實質不符的情形予以調整。在關係人交易,雙方可容易透過契約任意的調整交易價格避稅,例如向關係人進貨時提高買價,墊高進貨的成本;銷貨時壓低售價,減少營業收入,以達到規避稅負的目的。移轉訂價的主要原則,乃是常規交易原則(Arms Length Principle),就是對於關係人不合常規的交易,按常規交易的價格予以調整,這是在關係人交易没查獲到虛偽不實質的資金流程下,依實質課稅原則所做的稅務上調整。但若被查獲到契約所訂價格,與實際資金流程不符,除涉及到商業會計法第71條第1項以明知不實事項入帳的刑事責任,還可能涉及到稅捐稽法第41條的詐術逃漏稅罪,茲舉例說明如下:

設立於臺灣的甲公司銷貨給設在BVI的關係企業A公司,契約價格700萬元,再由A公司銷給設在美國的B公司,契約價格1000萬元,甲公司以700萬元為銷貨收入申報營利事業所得稅,但實際上B公司係直接匯款1000萬元給甲公司,並未匯款給A公司,在此種情形就涉及到以紙上公司隱匿課稅事實的詐術逃漏稅罪。

若B公司確實匯款1000萬元給A公司,A公司再匯款700萬元給甲公司,資金流程與契約完全相符,縱使認定甲公司銷貨給A公司的售價偏低,也僅涉及到常規交易的價格調整,不構成詐術逃漏稅的刑事責任。但若A公司將所賺取之利潤300萬元,直接匯付給甲公司的股東,則可能涉及刻意隱匿應課稅所得之詐術逃漏稅罪。

知識庫

影音館

書籍

從反洗錢法制趨勢看公司治理
稅捐優惠與稅捐不利負擔
從反洗錢法制趨勢看公司治理
稅捐優惠與稅捐不利負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