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旦會計網
首頁最新法規評析綜合所得稅全民健康保險費列舉扣除額最新解釋

綜合所得稅全民健康保險費列舉扣除額最新解釋

文章發表: 2019/03/28

封昌宏

  • 國立成功大學法學博士
  • 國立成功大學法律系兼任助理教授

個人所繳納之全民健康保費支出,得列為個人綜合所得稅列舉扣除額,其列報之條件依所得稅法第14條第1項第2款第2目第2小目規定,納稅義務人、配偶或受扶養直系親屬之人身保險、勞工保險、國民年金保險及軍、公、教保險之保險費,每人每年扣除數額以不超過二萬四千元為限。但全民健康保險之保險費不受金額限制。

依財政部96年7月5日台財稅字第09604533120號令規定:「納稅義務人申報之受扶養直系親屬,其全民健康保險費由納稅義務人本人、合併申報之配偶或受扶養親屬繳納者,可依所得稅法第17條第1項第2款第2目之2但書規定申報減除。」依該號令的解釋,若納稅義務人扶養親屬之全民健康保險費不是由納稅義務人本人、合併申報之配偶或受扶養親屬繳納,即不能列為保險費之列舉扣除額,例如李老先生的全民健康保險費是依附其長子加保,也就是保險費是由長子繳納,若其女兒申報綜合所得稅時,列報李老先生為扶養親屬,因全民健康保險費用不是女兒所繳納,不能將該筆全民健康保險費列為扣除額,但若李老先生由兒子扶養就可以列報該筆保險費扣除額。

很多納稅義務人不瞭解這樣的課稅規定,因此有很多這類課稅爭議案件,納稅義務人認為全民健康保險費屬強制性的社會保險,其家族確實有這筆支出,卻因為輪流扶養直係尊親屬,以致不能列報顯然不合理。財政部107年9月12日台財法字第10713927440號訴願決定指出:「全民健康保險之保險對象包括被保險人及眷屬,兩者均須繳納保險費,全民健康保險法第18條第2項固規定:「前項眷屬之保險費,由被保險人繳納」,惟其規範意旨是否僅在簡化健保費之繳納程序(減少健保費繳納義務人之設,因為眷屬也須繳健保費,如果每個眷屬要各自繳納其本身應負擔之健保費時,恐增加數倍之行政作業),而非在明示:眷屬之健保費,須由被保險人負擔且非他人可以替代繳納的法定義務?此並非無疑。再由所得稅法第17條第1項第2款第2目之2就保險費扣除額之規定文義觀之,並無該保險費須由納稅義務人或合併申報戶內之人繳納者,始准扣除之明文,且所得稅法第17條之其他扣除額規定 (例如醫藥費及生育費扣除額、身心障礙特別扣除額、教育學費特別扣除額等),實務上亦未見有稅捐稽徵機關實際去究明實際繳納者為何人之舉動,應也是基於節省稽徵成本及不增加人民困擾之考量。系爭林黃○琴之健保費5,112元,若依原處分機關之處理結果,不但訴願人不得列報扣除,繳款人林○傑也無從列報,致使系爭林黃○琴之健保費5,112元均無法被扣除,此與前揭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第1條規範意旨有無違背,亦非無疑。綜上,原處分機關不予認列系爭林黃○琴之健保費5,112元,允有再行斟酌之餘地,爰將本件原處分(復查決定)撤銷,由原處分機關另為處分。」

該訴願決定是在納稅者權利保護法施行後,訴願委員會依該法第17條規定1重新選定訴願委員後所做成的決定,該訴願決定不採用財政部96年7月5日台財稅字第09604533120號令的規定,由此可見財政部訴願委員會也具有高度的獨立性,不受財政部所發布行政命令的拘束。

嗣後財政部也接受的訴願委員會的見解,在108年1月2日以台財稅字第10704701530號令改變見解,指出